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收纳空白》讨论贴:


「献给 独处的分分秒秒」
2009年12月21号全国上市

短篇小说图文集 / 长江文艺出版社
页数:232+20 / ISBN:9787535442222 / 定价:36.0

::时光论坛讨论贴::
http://www.zuibook.com/bbs/viewthread.php?tid=64602&extra=page%3D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关于新书的一些

这就是原书的自家打印稿了,方便拿到图书馆修改。
12月合刊发表这篇。(错字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哈哈……哈哈||||)


样书收到了。这次第一回与亮仔合作了封面和信封的设计,感觉挺好的 ·山·。
总要忍受我的絮叨和发神经,辛苦亮仔了。


PS:阿屋君收到我的《N.世界》明信片啦^u^~他/她究竟有没有唱《情书》ED呢呢?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又-更


a: 网站再次更新,【singles】(终于)有变动,更新了“2004夏~2005春”的涂鸦版涂绘。一来是这些画尚未收录到《琥珀》中;二来,这期ink物品大比拼那马赛克打得实在比我想象中还要巨大与纯洁……所以,这次更新的图里面会有那张图的完整版,慢慢看儿。熟悉我的人一早就看过的啦。

b: 回答一下留言本里各位关于签售的询问。我还是暂时不打算签售,“想等自己脸上有皱纹了后再说。因为有皱纹之后,大家看上去都差不多样子了。”这是当时跟阿亮解释的原话。至于为何要作此种解释和坚持,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这在我来说,是最为自然的一种方式。

c: 上图:送给最喜欢的表妹的结婚礼物。kate spade包包,一直喜欢这牌子的包包(尽管有时真的太“妈咪包”了#,另外,任何牌子的[logo提花包]都非常讨厌),只是自己不适合,感觉她家手提比单肩出色很多(晚宴小包也独到可爱),而我是十分不习惯手提的(那些肩带-袋口距离少于21cm的单肩绝不舒服呢)。捧回家后送出之前,既不想封尘也希望能每天见见,所以就用透明塑料袋装着放在梳妆台前……这种在酒红与巧克力之间颜色,据说有个好听的名字,“威士忌色”。

d: 昨晚的饭局没想到居然挺funny。在农村祠堂里摆的喜宴,基本自助餐式。见到了传闻中的“四十多岁还没嫁的奶奶的三妹”。没想到,真没想到,是大大大大美人一个。传闻时期一直对她怀有莫名好感,这种直觉还是可信的。那种美是大家闺秀式的,平缓优雅而又容易亲近,甚至连皱纹也成为了一种不可或缺的装点。有可能的话,想好好写一写这位美人。

PS:留言本里出现了留言乱码,换了编码查看还是乱码。奇怪ing,一般简体输入也没问题的啊……那要是再乱码的话请用英语写吧Or2。对不起各位留言的热心,我再物识一下更好的留言本。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更新


1:BGM是森仔album《The Present》第一首。
2:更新了《收纳空白》封面最终稿,点击可以看大图。
3:下图:柯艾公司寄来的《收》原画打样稿里面,有一根木棍。
4:开通了留言本:http://www.21styles.com/mybbs/niannian/index.html。是日本的无料本子,字体小的话会忽大忽小,于是不得不把字体设置得稍大。跟本人或本人无关的话题会删除,其他的,尽管说。每天都来看,有空会回复。




看了不少新浪微博,犹豫之下没有开通。没有那么多话可写啊。
今晚去番禺一远房亲戚饭局。应该会很无聊。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a silent letter


画这张的时候一点音乐也没有听,就那样一直沉默着画。
但大概完成到70%以后,L'Arc~en~Ciel那首《a silent letter》就不断出现在脑海,不断repeat。

我总是喜欢未完成的版本,觉得它尚有无限的可能性。
好比建筑工地和建筑废墟,是意义多么相悖、而状态又多么相近的一对。

刚完成了《Reporter under the Lake》,是为新书写的后记(但请相信,内容跟所谓“创作杂谈”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一个纯粹的3p故事……)。初稿刚完成不到一分钟,就接到爷爷电话:“哎哟你那天吃饭给我书那时我都不知道原来书是你作的呀!哈哈哈哈!回来后看到‘年年’两个字才觉得为什么那么熟呢,哈哈哈哈,原来是你的啊!”我:“是啊是啊的确是的(……)”中略后,爷爷说《琥珀》的后记太长了:“要知道,爷爷也有买很多书回来看的呀,可就是没见过这么长的后记嘛……”
偏偏就在我刚完成《收纳空白》这篇9969字的后记时……………………


PS:有看到关于10月封面的讨论认为是“樱花”,but我与阿亮的交谈中,一直都是“大米”……“确定是大米了吗?”“嗯确定了。”
PSPS:最近我又有d莫名嘅忧郁,并且发觉自己已经越来越不爱讲了。既没有对象,亦没有勇气。还是好好工作吧。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谢谢
tn10-09.jpg

tn10-09-cm.jpg



“我觉得自己是一条细绳的末端,随时可能被切断,……”
收音机的男性嗓音在继续
永久的旅行
我将与那些发光的东西擦身而过
即便生命完结
旅行也会继续下去
“……但我觉得很舒服。”






谢谢。

这小段选自《dreams 雨鳞》,算是中意的一篇。
(虽然刊封面那字的位置相当容易让人联想起“出版社信息”,哈哈,但还是相当感谢。)

关于《收纳空白》的内容还剩下有一点,在继续做着。
这枚算是整个10月以来最好的消息了。




之前和朋友一直“翻”着,我觉得“闹翻”的“闹”不大合适,没有那么大的看头和火药味,但总之那下来谁也不好受谁也没有得着就是。话题现在还没有终点。被已认识超过八年的她说成“看不起受爱情伤的人”,“冷漠”等等。我不懂辩解,也不会辩解。

这绝非说明我习惯并享受被误解的时间,只是觉得一个人被误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别人觉得我是的话,我就是。一步到位,省去一定程度的麻烦。

当然还有其他比如“只想立马扣喉把全体口水调动出来、将眼前所有人一并冲去西伯利亚沟渠吧!”的事情。但都不消说了。

你说,“这个那个、入手哪个手袋才好?”这种问题是不是简单多了?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