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Hor”



http://v.youku.com/v_show/id_cf00XMTE0MzU1Mg==.html

搜别的东西时无意中搜到的,97年开始喜欢他们,但没想到有人会把MV上传上来。第一次看到了他们的MV,《To the moon and back》有两个版本的MV,只喜欢这个,往后重拍什么都没有意思的。这首也是十多年前听电台美国Oricon节目时听到的,第一次听时是排第六还是第几呢,现在已经不大记得。随后又搜了好几个他们的MV,最后还是喜欢这个。
开门见山的节奏,高纯度对比色,角度有所变换的几何形体,(尽管主唱戴墨镜的握拳姿势有点狗血)但在看了十多回后,依旧能断定:“您就只能做中长发受,剃平头没萌点啊没萌点、8能搞配对啊搞配对##~”

然后,我觉得我对冰冷的几何空间中所展露的肉体是没有抵抗力的。就算包得多密实,一想起那气氛就让人心跳加速。好几次都看得喉咙发干,莫名在吞口水(=起痰=A=?),想起无数在密封空间里的渴求,追逐,或者征服(真的只想到这三个词语....到后来我所想象的基本已经与这个MV相距甚远了||||)。空间与不同的几何形体折叠穿透,在它们中心的总是那么一两张美丽的脸,表面面无表情,内里却活生生的具有某种抽象欲望的情态,是非常地……怎么说呢……非常地具有古典,甚至原始的气息。

印象中,可以用以非常精准地隐喻他们的灵魂的话,我会想起他们《Universe》MV里面,主唱戴着的一枚方形紫色戒指。

而关于自己的画,从来没有刻意地去弄出什么几何的东西来,连自己也并不清楚为何画着画着就成了当下的样子。究竟,相比起一个具象的苹果,切实的光线,或者温度恰好的手臂而言,那些抽象的形体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并不清楚。

无论如何,每当脑海浮现出那些特定的相对封闭的空间时,就会想起恩某篇短篇小说,对我来说,那篇小说,跟我自己本身毫无相异。男主角名叫“贺尔”,Hor,是“聆听”的意思。

“我们可像星星一般穿过无尽的空间,一步一步地,一幅画一幅画地相互靠近?
我们是否会彼此相遇,将来总会有一天或不知何时?
然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或者我们将不再存在?我们是否会如是与非一般互相抵消?
但是有件事你将会看到:我忠实地保留了一切。
我的名字是贺尔。”


PS:松山研一的优衣库广告真是看过的最狗血的优衣库广告了||||一路看一路就是“救命呀!”“点解呀!”相互穿越,尽管那里面的松山多少让人感觉“啊也许演渡边也会适合”的样子,但……女主你滚地+让人家手掐着您PG一路走究竟情何以堪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年 年
 
[閲讀
偶尔一晒
哇咔咔咔咔~~~~昨天才在HK上市的《haco.》no.21秋刊现在已经到我手上了~~必须晒一晒,09秋冬果然vintage大行其道~!!

20090905.jpg

另森仔的single「君へと続く道」很久以前就收到了,《ここにいる(A Live Session)》果然不是盖的,他绝对是那种live做得比录音更完美的歌手~这个live版依旧百听不厌,而内里声线与情绪的转折比起录音版更为微妙动人。尽管现在已经很少去官网(自从他换blog之后),并且对初回版也没有过去那么固执(因为最近几张CD的初回纪念物都设定在日本某区某些实体店购买才能拿到##),但他的每张CD都依旧会收的吧,因为自己相信他绝对不会让人失望的。我想他跟我,甚至跟所有人一样,生活中一定会有很多让人撞墙,抱头之类的烦事,我想我自己因为这些那些已经改变了很多,但他,每当我第一回接触他的新作时,总觉得他那种特有的清和纯粹未曾改变过。
变革有很多种,有屡屡抛弃或颠覆过去的,拆解,重组,新生,再循环;也有以不变应万变,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说出来很复杂,其实那也只是个人一种最自然而然的选择吧。我觉得自己已经选了,我想森仔也是。

而对于森仔能一日不缺地记日记的习惯,我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真想写写这样的人。


PS:《最小说》 “summer the days”特刊也到手了~过去的刊看完了总是随便塞塞(喂),这本正考虑着放个干燥阴凉的好位置~因为这次上的两张图色差终于在我认为能接受的度里了!(我前世究竟是不是处女座的呀)不过《浮世》封面还是印浅了好多,据说实物不会这样~唯有期待鸟。再有就是物品比拼原来超有可看性~~(“躲着看世界”果然是最有快感的
Posted by 年 年
 
[閲讀
be a Child
20090807.jpg

Part 2 / Part 3 / Part 4 fin.

接下来再检查一遍Part 1。
谢谢Ewan神父每天的凝视鞭策XDDD~~!(越看越觉得、电影里面那尊天使与魔鬼合体的雕像应该就是参照卿的眉骨来做的吧=。。=……对不起、图标还是太多了TAT#)

忽然伸出来点空闲的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呢。
昨晚睡前泡脚(……)权作消遣地拿了本王尔童话(巴金译版),看了《星孩》。星孩数次穿过种养着色罂粟花的花园那些描述给人非常深的印象,另外,我果然对那些“前面死气沉最后一段吓你一跳”的路数没有抵抗力,很强,非常强,强到原来《天鹅绒金矿》开头那段关于王尔宝石戒指的穿越传说(??)就是借用这个的||

等做完再更新主站啦。
Posted by 年 年
 
[閲讀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