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唔知讲好,就甘
20091030a.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年 年
 
[碎碎念
have a rest


原本是书完成后,大概9月底,就打算彻底休息的了,但搞这弄那延续到了现在。
不行了,我要休息。

休息不是因为疲倦,而是因为已经太混乱了。
我又开始想去做,可以和过去完全隔断的事。

那么,我就先休息吧。


网站稍后(终于)开始改版。会有《收纳空白》的预告更新。
话说回来这书名有够不好念的,neither广州话nor普通话


PS:看到惘闻为刘翔Nike宣传片配乐的视频,感动到哭。惘闻加油~!!!!
Posted by 年 年
 
[碎碎念
vintage


开始写信了。
有点紧张,不过封口胶两端还是剪成了小圆形。

最近太沉迷于掰弄小玩意上了。
而焦虑依旧半分未减。


PS:Raye君你真的是个好好人,谢谢。


Posted by 年 年
 
[寫真
a silent letter


画这张的时候一点音乐也没有听,就那样一直沉默着画。
但大概完成到70%以后,L'Arc~en~Ciel那首《a silent letter》就不断出现在脑海,不断repeat。

我总是喜欢未完成的版本,觉得它尚有无限的可能性。
好比建筑工地和建筑废墟,是意义多么相悖、而状态又多么相近的一对。

刚完成了《Reporter under the Lake》,是为新书写的后记(但请相信,内容跟所谓“创作杂谈”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一个纯粹的3p故事……)。初稿刚完成不到一分钟,就接到爷爷电话:“哎哟你那天吃饭给我书那时我都不知道原来书是你作的呀!哈哈哈哈!回来后看到‘年年’两个字才觉得为什么那么熟呢,哈哈哈哈,原来是你的啊!”我:“是啊是啊的确是的(……)”中略后,爷爷说《琥珀》的后记太长了:“要知道,爷爷也有买很多书回来看的呀,可就是没见过这么长的后记嘛……”
偏偏就在我刚完成《收纳空白》这篇9969字的后记时……………………


PS:有看到关于10月封面的讨论认为是“樱花”,but我与阿亮的交谈中,一直都是“大米”……“确定是大米了吗?”“嗯确定了。”
PSPS:最近我又有d莫名嘅忧郁,并且发觉自己已经越来越不爱讲了。既没有对象,亦没有勇气。还是好好工作吧。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谢谢
tn10-09.jpg

tn10-09-cm.jpg



“我觉得自己是一条细绳的末端,随时可能被切断,……”
收音机的男性嗓音在继续
永久的旅行
我将与那些发光的东西擦身而过
即便生命完结
旅行也会继续下去
“……但我觉得很舒服。”






谢谢。

这小段选自《dreams 雨鳞》,算是中意的一篇。
(虽然刊封面那字的位置相当容易让人联想起“出版社信息”,哈哈,但还是相当感谢。)

关于《收纳空白》的内容还剩下有一点,在继续做着。
这枚算是整个10月以来最好的消息了。




之前和朋友一直“翻”着,我觉得“闹翻”的“闹”不大合适,没有那么大的看头和火药味,但总之那下来谁也不好受谁也没有得着就是。话题现在还没有终点。被已认识超过八年的她说成“看不起受爱情伤的人”,“冷漠”等等。我不懂辩解,也不会辩解。

这绝非说明我习惯并享受被误解的时间,只是觉得一个人被误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别人觉得我是的话,我就是。一步到位,省去一定程度的麻烦。

当然还有其他比如“只想立马扣喉把全体口水调动出来、将眼前所有人一并冲去西伯利亚沟渠吧!”的事情。但都不消说了。

你说,“这个那个、入手哪个手袋才好?”这种问题是不是简单多了?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mahogany


在HK时钟子拍的。这是之前给妈妈买的钱包,结果被妈妈嫌“令舍巨”||||
这个牌子在一个月前还相当BS,觉得“暴发户”、“俗到痹”,然后不够一个月就沦陷了,对今儿秋冬款“信封又两滴泪”系列完全没有抵抗力,极致的复古&大气~(但必须强调字母花纹款还是不大待见)。

对了,这是钟子帮忙涂的指甲油,她的OPI f16,质感和观感很暧昧,很新鲜,非常推荐。
她一边为妈妈和我分别涂一边说了很多对此油的想法,近乎一支指甲油能改变世界的势头,搞得曾以为指甲油相当无聊麻烦的我也肃然起敬起来。

还有很多这种伪香艳呢~呢~(喂),稍后整理。

PS:阅兵就一极其张扬的制服诱惑……点解!点解海军部的制服特别白特别轻特别飘到底是不是用情趣睡衣料子做的啊?!!
Posted by 年 年
 
[寫真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