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I love you forever
I love you forever, Mr J.D.Salinger .


《收纳空白》原画的“01.the Sea”,画的就是他某短篇小说里的小男主角。
第一次看完这篇小说,是在一个午后的山坡里,大约一年前。回家途中全然辨不来方向。是的,我知道要怎么走回家,但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之所以知道要怎么回家,只是因为有记忆在。事实上我做很多很多事情的时候,实感沓无影踪。原来我仿佛一直在一个束手就擒的时空里移动而已。

当我知悉消息的时候真的想哭,对于未曾谋面的人这点来说,是第一次。
第一次是这么想:就算你不再写作,不再出版自己的小说,我也希望你能再留久一点,再多看看这个世界,我是很偏心,总是觉得你绝对有比别人多活一倍或以上的时间,仿佛这样才符合逻辑似的。无论你的人际社交如何,是否一路下去都作偏执的隐居。我都觉得你的活着是你的,只是你的。

但我又想这是多么的自以为是。也许你觉得已经够了呢,已经well done甚至over done了呢。
你这个同样难以触摸的魔蝎座。

你知道吗,你曾经写过的那个小男孩,被我画了出来,作为了我人生里第一本全创作的书的封面。

然而我怎么也想象不来。
为什么曾经有你有我的大气层里面,已经没有了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年 年
 
[愛人
什么链


多用途(?)皮链。
原本是某牌男装牛的从裤腰直接穿到裤裆的裤链,转让卖家的理由是“我嫌太流氓了所以第一天就拿下来了”…………横竖已超过四年历史。收到后发觉这在买过的皮具里绝对能爬上“性价比最低top5”,大概因为之前受了日本厚鞍革的熏陶,觉得这个实在有点“飘”,不够扎实。但还是很喜欢啊。能看到上方的那个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的色塑料扣么,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扣子吧。怎么说呢,一条首尾相接的完整的链子,却拥有两个性格全然不同的开口(另一个就是下面的银色金属双挂扣)。
假正经。是不是很玩味。

回来后diy了一下,加了一小段圆珠铁链,以及于某T吊牌上挖下来的小灯泡形状的别针。
而那件T牌子的中文是,小礼拜堂。小礼拜堂和小灯泡,真的很fit。

——醒晒!!
Posted by 年 年
 
[寫真
唔记得飞歌


BEST~ third universe~ & 8th AL “UNIVERSE"
倖田來未 / 2010.02.03 release

我忘记飞歌……一直在一边干活一边听,忘记飞(跳过)第12首《Moon crying》,结果就边听边哭
看到有人感想说听这歌会想起自己的初恋,巧合地我同样也是。只是那初恋无比糟糕。糟糕的不是结果,结果反而是这段时期里最让人满意的,因为它如我想象般一致——初恋的最后必须分开(就像最近看的昆拉小说里说的,当你爱上了对方,同一刻你必定开始想象对方死亡时的一切情景,这点一下听起来很怪诞,但深表认同);糟糕的是最后才知道对方根本一丁点也没有爱过我。

shit——
(即便糟糕得要紧,我还是希望这句“shit”骂出来时还是多少带点粉色为好……我是不是么救了||||)

总之到现在还是非常喜欢倖田,是仰慕式的,憧憬式的、甚至是带点不允许别人说她坏话的保护式的喜欢。这张的所有曲子,包括她唱的其他一切,永远只有她才唱的好听。
Posted by 年 年
 
[娛樂
喧 哗


事实上今天一早就看到了邮件。迟迟没有下载。
期间我去了超市,和妈妈一股脑儿拖回很多很多生活用品:十多斤米,洗羊毛的洗衣液,面巾纸,吐司,吸湿剂……回来后洗澡了后也还没去碰电脑,吹好头发后,在沙发上用抹布擦拭手头上的皮包,然后上绵阳油,看新闻。总之是,没有打开邮件。因为我不敢打开。想等今天快结束的时候,再让自己看到。

饭后还是忍不住去打开。结果没看到一半眼泪即把前面的影拓滴湿了,拿来面巾纸继续,看完后花近五分钟清洁影拓。
之前,就是昨晚睡着前一点,我还在数“诶呀差不多一个月没哭了势情不错”,结果今天就来了。觉得自己的软弱和贪心都一下子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可是同时又觉得,这样的愚钝也未尝不可,在最讨厌的季节出书、总被大雪弄得运输不顺也未尝不可,在这天老被提示又老了也未尝不可,然后是,老一岁也未尝不可。
因为,原来,会被人记起。会收到祝福。

这在人生前二十年的我,都是绝对想象不来的。
生日总是和家人过的多,妈妈和爸爸。提起“生日”这个字眼,最先记起的不是自己的,而是小学三年级时,跑了好远好远的路去参加某个旧同桌的生日派对,却被门内近二十个同学锁在外面,不让进。我记得当时确实有想哭,可隔了不知多久,他们把铁闸打开后,我丢下礼物,去吃摆在吐司旁的一盘滑蛋,吃得非常非常多。多得吃完后只能缩在一角看着其他人玩游戏或者弹琴或者看电视或者喝果汁。其实至今我依旧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马上走人,按道理,应该抛下若干粗口然后潇洒掉头走。还什么吐司滑蛋呢。但现在再次想起来,觉得又仿佛已经不大要紧了。怎么说,人活着总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也许有人会立马走人,有人抡起旁边的铁管或砖头就往铁闸里砸,有人哭得蹲在门边动弹不能……总之各有各的办法,既然如此,比如我忍到进门以后大吃滑蛋也未尝不可?
——在十多年后能在自己生日时、收到比当年室内派对参加人数还要多的人的祝福也未尝不可?

然而事实上我还是非常惊讶的。在阅读着这个电子文件的过程里,一直觉得,自己绝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但是——原来我果然很需要这样的肯定的声音。真的十分需要。
现在我依旧无法许诺什么,依旧无法给出哪怕模糊的目标。只是我会继续尽力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谢谢你们,谢谢素未谋面,却对我的东西有着喜欢之情,执着之情的你们。
谢谢宾妮仔,谢谢野象小姐,谢谢落落。(这三位绝对素未谋面+始料未及)

来年还请大家继续多多指教提点。我爱你们。
Posted by 年 年
 
[愛人
present from my dear lover-Joan

几天前钟子问我要地址,理由是“北京有朋友寄东西给我,你能否帮我代收”。于是,今天收到顺丰的包,没拆便放好,通知她,然后她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打令,没人比你更水瓶鸟……等我之前签收时内心还悄悄念“此等又长又粗的物体,果然是给她的#”结果打开后接连怪叫着跳起来!!

——系我最中意嘅香港“G.O.D.住好啲”啊啊啊啊啊啊!!!!太lovely了!!!!
你看她——利是封上的其中一个“年”字还是粘上去的TTATT!!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山寨了!
还有那地毯……怎么一个傻字了得!!(款式居然是我去年初夏在HK看中的…………)
钟子您坏TTTTAAAATTTT!!






“返嚟喇”,广州话就是“回来啦”(……)

钟子,我一世爱你
Posted by 年 年
comment:0   trackback:0
[愛人
非哲学家的那位卢梭
因为买了很喜欢的日记本,一月又开始在线下写日记。
于是这里以后就只放照片好了?Fc2照片过段时间应该就能显示正常了,习惯鸟。

昨晚翻出莫奈的画,然后是卢梭的画。
莫奈的画再次变得难以理解。卢梭的,却更喜欢起来。
相比起热带雨林,却特别喜欢卢梭笔下种种平展的风景。仿佛若是任意一张打印出来别在墙上,何时看到都能让人心灵平静。与莫奈风景中的动荡不安和跳跃不同,他的偏执与温柔,把一段又一段风景凝固成近乎柔顺完美的状态,乡村小道的边线永远也锋利不起来,好像连河岸边工厂的墙也是可以被品尝的,让人十分有安全感,想要永远置身于他的画面之中。
得到卢梭的画集是在前年的这个时候,当时内心只有单纯的赞美,没有更多的深入与理解。昨晚再度翻看时,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无论如何,深冬时分看卢梭的画很是合适。

于是自然地,对比起来自己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不足。不足到——仿佛还全然没有迈开步伐一样,自信与坚持同样缺乏。
尽管已被很多身边的人告诫过,但依旧无法真正自信起来。

让我及其缓慢地回想,记忆中,自信仿佛只短暂出现在,画作完成时的五分钟以内。
那么,唯一的办法可能是,画出更好的画。
Posted by 年 年
 
[碎碎念
Vintage cuboid bag & Silver cloud

第一次入手二手物品,80年代的箱子。实物的岁月和使用痕迹果然并不是一下就能接受的呢。
但总感觉这种洁癖可以慢慢缓解的,过去的物品有太多值得慢慢玩味的细节。

记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去HK钟子家时,她说到她boss总喜欢到中环某古着店淘古着衣服和包包,她自己也觉得非常漂亮特别来着,但妈妈和我却不大待见,总觉得来历不明的用过的旧的就是不好的。想不到一年后自己对此会有所改变,要是妈妈问起这箱子的痕迹,就说“库存”好了:P

anyway在我心目中,真正的vintage跟洋垃圾还是得有所区别才好。
于是,vintage这嗜好也绝对是烧钱的玩意儿


在文具店买的迷之物“银云 5g”,应该是矿物颜料。
它的外表和内在……是不是都很意识流?
Posted by 年 年
 
[寫真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