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谢谢
tn10-09.jpg

tn10-09-cm.jpg



“我觉得自己是一条细绳的末端,随时可能被切断,……”
收音机的男性嗓音在继续
永久的旅行
我将与那些发光的东西擦身而过
即便生命完结
旅行也会继续下去
“……但我觉得很舒服。”






谢谢。

这小段选自《dreams 雨鳞》,算是中意的一篇。
(虽然刊封面那字的位置相当容易让人联想起“出版社信息”,哈哈,但还是相当感谢。)

关于《收纳空白》的内容还剩下有一点,在继续做着。
这枚算是整个10月以来最好的消息了。




之前和朋友一直“翻”着,我觉得“闹翻”的“闹”不大合适,没有那么大的看头和火药味,但总之那下来谁也不好受谁也没有得着就是。话题现在还没有终点。被已认识超过八年的她说成“看不起受爱情伤的人”,“冷漠”等等。我不懂辩解,也不会辩解。

这绝非说明我习惯并享受被误解的时间,只是觉得一个人被误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别人觉得我是的话,我就是。一步到位,省去一定程度的麻烦。

当然还有其他比如“只想立马扣喉把全体口水调动出来、将眼前所有人一并冲去西伯利亚沟渠吧!”的事情。但都不消说了。

你说,“这个那个、入手哪个手袋才好?”这种问题是不是简单多了?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