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a silent letter


画这张的时候一点音乐也没有听,就那样一直沉默着画。
但大概完成到70%以后,L'Arc~en~Ciel那首《a silent letter》就不断出现在脑海,不断repeat。

我总是喜欢未完成的版本,觉得它尚有无限的可能性。
好比建筑工地和建筑废墟,是意义多么相悖、而状态又多么相近的一对。

刚完成了《Reporter under the Lake》,是为新书写的后记(但请相信,内容跟所谓“创作杂谈”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一个纯粹的3p故事……)。初稿刚完成不到一分钟,就接到爷爷电话:“哎哟你那天吃饭给我书那时我都不知道原来书是你作的呀!哈哈哈哈!回来后看到‘年年’两个字才觉得为什么那么熟呢,哈哈哈哈,原来是你的啊!”我:“是啊是啊的确是的(……)”中略后,爷爷说《琥珀》的后记太长了:“要知道,爷爷也有买很多书回来看的呀,可就是没见过这么长的后记嘛……”
偏偏就在我刚完成《收纳空白》这篇9969字的后记时……………………


PS:有看到关于10月封面的讨论认为是“樱花”,but我与阿亮的交谈中,一直都是“大米”……“确定是大米了吗?”“嗯确定了。”
PSPS:最近我又有d莫名嘅忧郁,并且发觉自己已经越来越不爱讲了。既没有对象,亦没有勇气。还是好好工作吧。
Posted by 年 年
 
[作業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