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Hor”



http://v.youku.com/v_show/id_cf00XMTE0MzU1Mg==.html

搜别的东西时无意中搜到的,97年开始喜欢他们,但没想到有人会把MV上传上来。第一次看到了他们的MV,《To the moon and back》有两个版本的MV,只喜欢这个,往后重拍什么都没有意思的。这首也是十多年前听电台美国Oricon节目时听到的,第一次听时是排第六还是第几呢,现在已经不大记得。随后又搜了好几个他们的MV,最后还是喜欢这个。
开门见山的节奏,高纯度对比色,角度有所变换的几何形体,(尽管主唱戴墨镜的握拳姿势有点狗血)但在看了十多回后,依旧能断定:“您就只能做中长发受,剃平头没萌点啊没萌点、8能搞配对啊搞配对##~”

然后,我觉得我对冰冷的几何空间中所展露的肉体是没有抵抗力的。就算包得多密实,一想起那气氛就让人心跳加速。好几次都看得喉咙发干,莫名在吞口水(=起痰=A=?),想起无数在密封空间里的渴求,追逐,或者征服(真的只想到这三个词语....到后来我所想象的基本已经与这个MV相距甚远了||||)。空间与不同的几何形体折叠穿透,在它们中心的总是那么一两张美丽的脸,表面面无表情,内里却活生生的具有某种抽象欲望的情态,是非常地……怎么说呢……非常地具有古典,甚至原始的气息。

印象中,可以用以非常精准地隐喻他们的灵魂的话,我会想起他们《Universe》MV里面,主唱戴着的一枚方形紫色戒指。

而关于自己的画,从来没有刻意地去弄出什么几何的东西来,连自己也并不清楚为何画着画着就成了当下的样子。究竟,相比起一个具象的苹果,切实的光线,或者温度恰好的手臂而言,那些抽象的形体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并不清楚。

无论如何,每当脑海浮现出那些特定的相对封闭的空间时,就会想起恩某篇短篇小说,对我来说,那篇小说,跟我自己本身毫无相异。男主角名叫“贺尔”,Hor,是“聆听”的意思。

“我们可像星星一般穿过无尽的空间,一步一步地,一幅画一幅画地相互靠近?
我们是否会彼此相遇,将来总会有一天或不知何时?
然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或者我们将不再存在?我们是否会如是与非一般互相抵消?
但是有件事你将会看到:我忠实地保留了一切。
我的名字是贺尔。”


PS:松山研一的优衣库广告真是看过的最狗血的优衣库广告了||||一路看一路就是“救命呀!”“点解呀!”相互穿越,尽管那里面的松山多少让人感觉“啊也许演渡边也会适合”的样子,但……女主你滚地+让人家手掐着您PG一路走究竟情何以堪啊||||
Posted by 年 年
 
[閲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