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all about my 2009
日子随便,但总想找机会说一下的。

*自 己*

朋友手机照中的我。

小绪来我家倒数,用她的酒红sharp拍。其实倒数也没什么激烈(…)的庆祝活动,就是和妈妈一起三人,喝喝酒,聊聊天,看看电视,时间就过去了。双面蝴蝶结发卡是买Jill S***t高腰裙时送的,在小绪的提示下才懂“哦原来这个不是用来夹袖子的!!”(……)anyway此发卡只供室内娱乐,实在没有那么lady的衣服配||

关于09年的自己,一想起来,就是地上那一坨坨一坨坨眼泪鼻涕纸。
史无前例地非常软弱,非常不自信。
但那使自己更自我厌恶起来,绝不是自己所希望的。
今年希望自己能更独立,更坚强一些。

倒数的时候我们许愿,妈妈要我开开心心。


*作 品*
4月画集《琥珀》; 12月首部短篇小说图文集《收纳空白》。


我总是觉得,“自己”和“作品”是必须分开来说的。
一年出两本,应该是一期一会了吧。不过也因为08年太乱了,《琥珀》是拖延的结果;但正因为《收纳空白》里面的一切,《琥珀》才被拖延的。
和亮仔谈起,她说《琥珀》是少女系的,我便说《N.世界》是怨妇系,那么《收纳空白》呢?暂时想不到呢。
昨天去书店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书,联合书店:没有;北京路新华书店:在库,但找不到;购书中心,剩一本拆封的,转头回来,也没有了。能发誓说,当时我压根不会想那是因为“卖光了”,而是“货还没到”,十分焦虑给阿亮发了两回短信。买到的人,方便的话请告知一下我你们那边书店的具体情况吧。

给外婆的样书。那点金色漆还没干。蓝色的是房子。
想起来大概因为外婆最不疼的是我妈,所以我也是她最不疼的孙儿。外婆不太了解我,我也是。但无论如何,仿佛一开始就那样似的,我很喜欢外婆。与其说把她作为自己外婆来看,还不如是只当成一个单纯而富有魅力的女士来看。她的孤独,她的经历她的常识,她的被无视与不甘,甚至于她的偏心与对他人的过分宠溺,在我来说都具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
至于今晚,奶奶提前庆祝生日。父亲不在了后,我也成为了奶奶最不疼的孙儿。这曾是让人感到非常脱力和伤感的,类似于《绝爱-BRONZE》里的广濑那样,往后你再如何努力与扭曲自己,也无法再得到对方哪怕轻微得称不出重量的爱。当然现在那种感受已经相当相当淡泊了,今早一起来马上去订了蛋糕,大家都喜欢吃多水果的,于是我挑了一款不怎么好看但水果最多的。一直都很平静。我手心只捉住自己小时候奶奶对我的种种好就够了。简直平静得无法再平静。


*爱 好*
真皮皮具爱好者修炼; 淘宝真*日单金睛火眼修炼; 欧美饰品。


这是物品大比拼时候出现过的箱子:Coach内外全皮首饰箱(外:牛皮;内:猄皮),是今年购入的最满意的一件皮具了(比起BR、JC、he:pt的包来说……)吉他是最喜欢的链子鸟:断成三截的吉它。


这是新近收的coach旧款,应该是卡包用途(但比一般卡包要大),非常低调直率的款,是coach转型之前的。关键的萌点是:里外全牛皮+里皮比外皮浅色!完全正中下怀呀!让现在的提花logo帆布和poppy去黯然反省一下吧!!
照片上它里面是新近买的iAudio i7(苹果那低性价比向来不入眼),现在里面放的是小绪给的Hermes地中海花园香水试用装,小绪最近是个香水控,雨季后花园和地中海花园是咱的最爱呢。嗯嗯,他们真配。



*旅 行*
五月HK; 九月HK; 十一月鼓浪屿。

最深印象是有晚和钟子小绪“叮叮车夜游”,随便上了一辆叮叮车,坐到总站,来到“爹核士街”,原来到了海边。和钟子一直在取笑不远处厨房玻璃窗内厨师的手势仿佛在手x;小绪一直在大叫“我想起阿续了不行了!!”(阿续:创龙传二哥)再一起走挺远的路,找车站回家。


这次记忆不是很深。只记得大部分时间有下雨。这个是在周围下着雨的渡轮天星小轮里。


来到鼓浪屿才知道原来渡轮不一定叫“渡轮”,也可以叫“轮渡”……呆了十天,没啥好说,perfect就一个英文字。会再去的。

又觉得,“旅行”和“爱好”必须分开来说。在我来说,旅行比爱好更为奢侈得多。“奢侈”不是钱花得多与否的问题,而是期间所体验到的尽管短暂的一种近乎绝对的自由。我一直觉得这种自由的体验是非常奢侈的,除了旅行别的都无法给予。也不知是否因此,有时甚至会强迫自己不要去想旅行的事,不要去盼望,去计划。我希望它变得极其珍贵,永远稀罕。
Anyway 2010还是希望能看看更远的更多的地方,怎么说呢,毕竟对世界还是有所好奇的吧~!!

OK。

接下来一月二月闭关。
Posted by 年 年
 
[囤積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