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非哲学家的那位卢梭
因为买了很喜欢的日记本,一月又开始在线下写日记。
于是这里以后就只放照片好了?Fc2照片过段时间应该就能显示正常了,习惯鸟。

昨晚翻出莫奈的画,然后是卢梭的画。
莫奈的画再次变得难以理解。卢梭的,却更喜欢起来。
相比起热带雨林,却特别喜欢卢梭笔下种种平展的风景。仿佛若是任意一张打印出来别在墙上,何时看到都能让人心灵平静。与莫奈风景中的动荡不安和跳跃不同,他的偏执与温柔,把一段又一段风景凝固成近乎柔顺完美的状态,乡村小道的边线永远也锋利不起来,好像连河岸边工厂的墙也是可以被品尝的,让人十分有安全感,想要永远置身于他的画面之中。
得到卢梭的画集是在前年的这个时候,当时内心只有单纯的赞美,没有更多的深入与理解。昨晚再度翻看时,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无论如何,深冬时分看卢梭的画很是合适。

于是自然地,对比起来自己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不足。不足到——仿佛还全然没有迈开步伐一样,自信与坚持同样缺乏。
尽管已被很多身边的人告诫过,但依旧无法真正自信起来。

让我及其缓慢地回想,记忆中,自信仿佛只短暂出现在,画作完成时的五分钟以内。
那么,唯一的办法可能是,画出更好的画。
Posted by 年 年
 
[碎碎念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