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is time wa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年 年
 
[スポンサー広告
喧 哗


事实上今天一早就看到了邮件。迟迟没有下载。
期间我去了超市,和妈妈一股脑儿拖回很多很多生活用品:十多斤米,洗羊毛的洗衣液,面巾纸,吐司,吸湿剂……回来后洗澡了后也还没去碰电脑,吹好头发后,在沙发上用抹布擦拭手头上的皮包,然后上绵阳油,看新闻。总之是,没有打开邮件。因为我不敢打开。想等今天快结束的时候,再让自己看到。

饭后还是忍不住去打开。结果没看到一半眼泪即把前面的影拓滴湿了,拿来面巾纸继续,看完后花近五分钟清洁影拓。
之前,就是昨晚睡着前一点,我还在数“诶呀差不多一个月没哭了势情不错”,结果今天就来了。觉得自己的软弱和贪心都一下子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可是同时又觉得,这样的愚钝也未尝不可,在最讨厌的季节出书、总被大雪弄得运输不顺也未尝不可,在这天老被提示又老了也未尝不可,然后是,老一岁也未尝不可。
因为,原来,会被人记起。会收到祝福。

这在人生前二十年的我,都是绝对想象不来的。
生日总是和家人过的多,妈妈和爸爸。提起“生日”这个字眼,最先记起的不是自己的,而是小学三年级时,跑了好远好远的路去参加某个旧同桌的生日派对,却被门内近二十个同学锁在外面,不让进。我记得当时确实有想哭,可隔了不知多久,他们把铁闸打开后,我丢下礼物,去吃摆在吐司旁的一盘滑蛋,吃得非常非常多。多得吃完后只能缩在一角看着其他人玩游戏或者弹琴或者看电视或者喝果汁。其实至今我依旧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马上走人,按道理,应该抛下若干粗口然后潇洒掉头走。还什么吐司滑蛋呢。但现在再次想起来,觉得又仿佛已经不大要紧了。怎么说,人活着总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也许有人会立马走人,有人抡起旁边的铁管或砖头就往铁闸里砸,有人哭得蹲在门边动弹不能……总之各有各的办法,既然如此,比如我忍到进门以后大吃滑蛋也未尝不可?
——在十多年后能在自己生日时、收到比当年室内派对参加人数还要多的人的祝福也未尝不可?

然而事实上我还是非常惊讶的。在阅读着这个电子文件的过程里,一直觉得,自己绝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但是——原来我果然很需要这样的肯定的声音。真的十分需要。
现在我依旧无法许诺什么,依旧无法给出哪怕模糊的目标。只是我会继续尽力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谢谢你们,谢谢素未谋面,却对我的东西有着喜欢之情,执着之情的你们。
谢谢宾妮仔,谢谢野象小姐,谢谢落落。(这三位绝对素未谋面+始料未及)

来年还请大家继续多多指教提点。我爱你们。
Posted by 年 年
 
[愛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